历史网-lishiw.cn中华上下五千年历史欢迎您的到来
历史网-lishiw.cn中华上下五千年历史欢迎您的到来!
两晋南北朝历史杂谈 两晋南北朝皇帝谱 两晋南北朝历史名人 两晋南北朝战争事件 两晋南北朝历史故事 两晋南北朝考古发现 两晋南北朝历史文化 两晋南北朝政治制度
返回首页

通姐逼姑,大肆乱伦--宋前废帝刘子业

时间:2010-03-24 16:07来源:互联网 编辑者:月影茶香 点击:
大明八年(464年)五月,南朝宋孝武帝刘骏因病去世,太子刘子业登基。 按说,老子死了,当儿子的应该悲哀伤心才是。就算是那些杀了老子登基的皇帝,在先皇的葬礼上也不得不干嚎几声,以示他大孝格天,好掩人耳目。但这个新皇帝刘子业却表现得与众不同。他不

您好,看完这篇文章以后,您开心了没?生气了没?赞也好,骂也好,我们需要您把自己的心情表达出来,我们会及时审核,谢谢!

  大明八年(464年)五月,南朝宋孝武帝刘骏因病去世,太子刘子业登基。

 

  按说,老子死了,当儿子的应该悲哀伤心才是。就算是那些杀了老子登基的皇帝,在先皇的葬礼上也不得不干嚎几声,以示他大孝格天,好掩人耳目。但这个新皇帝刘子业却表现得与众不同。他不但没有号啕大哭,反而面目欣然,似有得色。吏部尚书蔡兴宗亲自奉上皇帝的玺绶,刘子业就懒洋洋地接在手中,毫无庄重之态。于是蔡兴宗忧心忡忡,私下对人说:“看今日的情景,国家之祸不远了。”

 

  国家的确是要有祸,刘子业之后的种种令人瞠目结舌的行径都显示了这一点。但祸也并非此时才起,顽劣的刘子业正如他的名字所显示的一样,正是“子”承父“业”,虽然他对老爸十分不感冒,但他的种种劣行,往往不过是他老爸的放大加强版而已。

 

  刘子业的父亲宋孝武帝刘骏,生前奢侈无度。他大修宫室,极尽奢华之能事;任意赏赐,把国库淘光了也在所不惜。他拆毁了祖父刘裕简朴的宫殿,在原址上修建了豪华的“玉烛”的新宫。新宫未盖之前,刘骏和群臣一起去观看刘裕生前住的房屋,只见床头土砌屏障,墙上挂着纸糊的灯笼和麻绳搓的拂尘。于是大臣在他面前盛赞刘裕的俭素和美德,他却认为祖父本来就是个“田舍公”,能混到这步,就算不错了,住那样的房屋已是过分。至于他自己,这个“田舍公”的孙子,可不打算再那么寒伧下去了。他既然对自己的祖父这么无礼,他儿子刘子业也就对他十分不恭,在他的丧礼上毫无哀戚之容。刘子业即位之后,有一次前往太庙,发现庙里只单单供着祖宗牌位,没有画像,便传召画工进来,自宋武帝刘裕以下的遗容,一一画来。等到画完,刘子业到太庙观看,一边看一边还品头论足。先用手指武帝刘裕的像说:“他算是个大英雄,能活擒数天子。”接着指文帝刘义隆的像说:“他容貌也不差,可惜到了晚年,被儿子砍了脑袋。”后来看到他老爸的画像,就指着说:“这家伙是个酒糟鼻子,你们怎么没有画出来。”立即召来画工,给刘骏增画了酒糟鼻子,他这才满意回宫。

 

  刘骏除了奢侈无度,还有一个最大的毛病,那就是“闺门无礼”。他看上了叔父刘义宣的几个女儿,就趁她们入宫朝见太后的机会,把她们强留在宫中,那时他自己的爹才死了几个月,丧服还不曾除去。刘义宣得知此事,愤恨不已,就开始起兵造反,后来被刘骏镇压了下去。于是,刘骏便堂而皇之的把他这几个堂姐堂妹收入宫中。他最喜欢其中的一个,就叫她改姓殷,以掩人耳目,接着封她为淑仪,宠幸无比。后来,这个殷淑仪给他生了个儿子,取名刘子鸾。刘骏特别喜欢这个孩子,封他为新安王,而对王皇后所生的刘子业却越来越不顺眼。有一次,刘骏出去西巡,刘子业就写信问安,刘骏见信后非但没有感到高兴,反而责备他字迹潦草。刘子业听了诚惶诚恐,上表谢罪。刘骏却又大骂了他一顿,还说字写得不好也就罢了,平时学业也不用心,总是这么顽劣,这怎么能行呢。刘骏几次三番想把刘子鸾立为太子,经过大臣们的多次劝阻才算作罢。对此刘子业心知肚明,但也他无可奈何,只能心中暗暗怀恨。

 

  现在,老皇帝死了,他报复的机会终于来了。于是他刚一登基,就立刻派人去赐死了年仅七岁的新安王刘子鸾。可怜的孩子临死前对左右说:“愿后身不再生帝王家!”除去了刘子鸾,刘子业又迁怒于他的母亲殷淑仪,下令把她的坟挖了。他还觉得不解恨,又想把自己老爸的景宁陵也一起挖了,只是太史说掘景宁陵对他不利,他才罢休。但这口恶气还是要出,于是指使手下到景宁陵倾倒粪便,自己也亲临现场,肆意辱骂。殷淑仪死后,谢庄为其写悼文,其中有“赞轨尧门”的字句。据传说,当年尧的母亲怀他怀了十四个月,后来汉武帝的妃子勾弋夫人也怀孕了十四个月,生下了刘弗陵。汉武帝十分高兴,觉得这正和尧的故事相合,于是宣布将刘弗陵所出生宫殿的宫门改名为“尧母门”,立刘弗陵为太子,即是汉昭帝。刘子业就认为这是谢庄故意将殷淑仪比为钩弋夫人,那她的儿子岂不就相当于汉昭帝刘弗陵。这么一来,这个谢庄就是在暗示刘子鸾应当即位为帝,真是其心可诛,于是就下令将谢庄斩首。有大臣劝他,说人人都要死,即使痛苦,也不过就是一会儿的事。像谢庄这样享尽天下荣华富贵的人,就这么死了岂不是便宜了他。应该把他关到监狱里去,让他受尽天下之苦,然后再杀了他也不迟。刘子业深以为然,就把谢庄关进了监狱。就这样,这个大才子才留得一条性命,直到刘子业被杀才给放了出来。


 刘子业对他的老爸深恶痛绝,还算有情可原,毕竟他老爸有过废掉他的心思,但他对于老妈王太后却也十分冷淡。太后患了重病,他从来也不去看望。后来,太后病得快死了,让宫女去找刘子业,大概是准备留下遗言。可刘子业却摇着头说:“病人房间多鬼,吓死人了,怎么可以去呢?”王太后闻言大怒,气愤地对宫女说:“快点取刀来,待我剖开肚子,看看我怎么会生下这样的好儿子!”宫女慌忙劝慰她,可一个病重的人怎禁得起气愤,不久太后就去世了。刘子业气死了老妈,心中也有点不安。他做了梦,梦见王太后对他说:“你不仁不孝,根本没有做皇帝的样子;你父亲暴虐无道,惹得天怨人怒,他的那些儿子们也没有一个能当皇帝的。以后皇帝还应该是让文帝的儿子们来做。”刘子业醒来,觉得十分害怕,就对他那些叔叔产生了猜忌之心。

 

  于是,他趁着这些叔父们入朝的时候,把他们统统扣留在宫中,并极尽侮辱之能事,花招百出,变态至极。刘子业还给他们都起了绰号:把湘东王刘彧叫做猪王,建安王刘休仁叫做杀王,山阳王刘休佑叫做贼王。他对体形肥壮的“猪王”刘彧最感兴趣,经常捉弄他。在地上挖个坑,倒入水和泥,做出一个猪圈的样子。接着脱了刘彧的衣服,扔到那个坑里。再拿木槽盛上剩饭,搅入杂菜,让刘彧四肢着地,爬到那个木槽像猪一样吃食。他自己则在旁边哈哈大笑。有一次他兴致来了,就脱了刘彧的衣服,让左右缚住他的手足,用木杖抬着进御厨,说是今天杀猪。刘休仁一看刘彧命在旦夕,就在一边傻笑着说:“猪不该死。”刘子业问他问什么,他就说:“这猪现在杀了太可惜,等陛下过生日再杀了他取出肝肺,岂不是更好?”刘子业就大笑道:“好,那就改日杀猪。”后来刘子业多次打算杀死刘彧,都亏了刘休仁装疯卖傻,插科打诨,才混了过去。

看完这篇文章以后,您开心了没?生气了没?赞也好,骂也好,我们需要您把自己的心情表达出来,我们会及时审核!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一般没有国家禁止的言论,我们都会审核通过,希望大家理解我们的苦衷)
顶一下
(1)
50%
踩一下
(1)
5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密码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推荐内容